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學校概況 > 領導班子 > 正文內容

《領導班子》 第一部分 領導班子 二十一(1)

作者:admin888 來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5-10-23 瀏覽次數:

    領導班子 二十一(1)
    星期五陸國杰到家,立即打發司機小王回去過雙休日,叫小王星期二上午再來接他。陸國杰平均一個多月才回一次家,幾乎每次回來都有一些朋友和同事請他聚會喝酒,陸國杰發現這些朋友大多數都是因看見一號車發現自己行蹤的,所以這次他一到家,就打發小王開車回去。免得讓老朋友、老同事看見,增加許多應酬。
    每次回到家,陸國杰和戴曉云談的最多的話題還是工作,戴曉云上大學時,是學生會的干部,大學畢業后,她和陸國杰一起分配到東溝縣農科所,在工作中戴曉云表示出很強的從政的**和突出的工作能力。陸國杰下鄉鍛煉了幾年當上了副鄉長,鄉長。戴曉云也晉升迅速,不久就當上了農科所的所長,東溝農業局副局長,成為東溝政壇上的夫妻雙星。可惜的是疾病打垮了戴曉云。每次回家,陸國杰都和戴曉云說他在清河的作為,戴曉云樂于和陸國杰討論政治,更樂于聽到陸國杰的政績,常常發表些對丈夫工作的評價,有時還要參與一些意見和看法。陸國杰在處理和鄭衛東的關系上,聽取了不少戴曉云的建議。在縣級政權的政治問題上他們是有共同語言的。陸國杰開玩笑說:“夫人病中不忘憂國。”
    女兒陸露抱怨說:“你們見面就談政治,談工作,我們家都成政治局了,我都煩死你們了。”
    陸國杰和戴曉云談起在省里開會和楊德寬見面的情況,特意把楊德寬讓他搬家的意思告訴戴曉云。戴曉云說:“楊書記說得對,我以前沒想到這個問題,只是想我這個樣子會拖累你。中國的政治總是和家聯系在一起,古時候都叫家國大事,現在叫國家大事,都有個家字,我這個糟糠丑妻本想退出歷史舞臺,看來還不是時候。”陸國杰和戴曉云商量好,下個月就把家搬到清河。陸國杰已經請鄭衛東幫忙,在清河買一套房子。陸國杰和戴曉云在一起算了算賬,按照清河的房價,加上裝修的費用,估算需要資金三十萬元,陸國杰只有五萬元存款,東溝的住房最多只能賣十五萬元。按有關規定,陸國杰可得到一次性住房補貼五萬元。加上住房公積金貸款十多萬元。陸國杰估計錢夠了。
    陸露放學回到家,聽見他們商量搬家的事,高興地跳了起來。立即打開CD機,反復播放《大海》的樂曲,全家都沉浸在歡樂之中。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我孤身一人在外工作,晚上和星期六、星期天好寂寞啊!夫人到清河以后可以在后面給我掌掌舵,免得我犯錯誤。還能聽到寶貝女兒銀鈴般的笑聲,我心里好舒服啊!”
    在清河買房的事情順利地超出陸國杰的想象。星期二陸國杰回到清河,鄭衛東打電話告訴他,房子買好了,什么時候搬都行,具體問題見面再談,兩人相約下午去看房子。
    下午,鄭衛東來到陸國杰的辦公室,說了房子的基本情況。這套房子離海邊不遠,年初竣工,還剩下幾套。這棟樓是進出口檢驗檢疫局以職工集資的形式建的住宅樓,市里批給的土地價格比較低,而且免稅,加上單位在配套費上有補貼,因此出售給本單位職工的房價非常低,每平方僅兩千元。陸國杰買的是三樓一百二十平方米的住宅,只需二十多萬元。
    陸國杰不放心地問:“這么便宜合適嗎?”
    鄭衛東說:“你放心好了,我能讓你犯錯誤嗎?市委書記和職工一樣花錢買房有什么問題?現在一些好單位職工能享受的優惠,我們為什么不能?我不知道你以前在東溝那邊的情況,我們市的領導基本上都是采取這種方式買的房子,不信你問問?你我工資一年不過四萬元,按現在的市價買商品房,不吃不喝十年才夠買下這套住房。這事就是嚴格追究起來,最多也就是和好單位職工一樣享受了點優惠而已。富裕單位職工能享受的,當領導怎么就不能享受?”
    出發前,鄭衛東給檢驗檢疫局的徐局長打了個電話,陸國杰坐鄭衛東的車一起前往檢驗檢疫局的住宅小區。路上鄭衛東說:“去年徐局長找我批土地的時候,我就對他說:‘地價可以優惠,房子蓋好了,你得給政府留幾套房子,你們職工花多少錢買,我就給多少錢。’徐局長當時是滿口答應。房子蓋好快半年了他也不提這事,不是你買房我都忘了這件事。前天我一說你買房,徐局長滿口答應。”
    陸國杰和鄭衛東來到檢驗檢疫局生活區,徐局長已在門口等候。一陣握手寒暄之后,徐局長領著陸國杰和鄭衛東上樓看房子。
    徐局長一邊陪陸國杰看房子一邊熱情地介紹物業情況:“在這住的一大好處,就是物業管理得好,水費、電費、供暖的價格都是最低的,實際上是有單位補貼。這個小區有門衛,有車庫,有花園綠地,衛生環境全都一流。”
    陸國杰透過窗口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大海,心想陸露住在這里不知要高興成什么樣子,他仿佛看見了女兒開心的樣子。陸國杰對這套三室一廳的房子非常滿意,他對徐局長說:“我在你們這兒住,你們單位的職工不會有意見吧?”
    徐局長說:“歡迎還來不及呢,今后我們局里找你辦點事不是更方便了嗎?我們檢驗檢疫局在清河的地面上,以后還要請書記、市長多多關照。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你太客氣了,駐市單位都是一家人。”
    徐局長把房屋鑰匙交給陸國杰,問:“要不要我幫你找人裝修一下?”
    陸國杰當然知道這句話后面的潛臺詞,只要他一點頭,徐局長就會安排人把房子裝修好,裝修費當然不用他個人掏。陸國杰說:“不用,你們裝修不符合我的品味,我自己找人裝修,就這樣我都不知怎么謝你呢。”陸國杰接過鑰匙說:“鑰匙我先拿走,過幾天我就過來交錢。”
    徐局長說:“你不用過來,你把錢準備好,打個電話,我叫會計帶著發票到你那兒去取錢。”
    回來的路上陸國杰說:“衛東你幫了我個大忙,等我把家搬來以后再謝你。”
    鄭衛東說:“我們倆還用說謝?你我是搭檔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用著你老哥的時候說一聲,再苦再累也在所不辭。”
    陸國杰感慨地說:“現在單位和單位真就是不一樣,窮的窮死,富的富死。有的單位一年辛辛苦苦,工資都發不出去,靠生活補貼度日。有的單位富得流油,富單位職工一個月的獎金比窮單位職工一年的工資都多,行業間的這種差別,實際上也是分配不公啊!我這回買房就是占了分配不公的便宜。”
    鄭衛東說:“改革以前是喝大鍋粥,大家碗里的是一樣的稀。現在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,一部分人先富起來,一部分單位利用行業優勢和特權也先富起來了。改革年代分配不公在所難免,現在加速發展是第一位的,然后才是社會公平。沒有絕對公平,追求絕對公平那不是回到計劃經濟時代了嗎?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**人還是要講共同富裕的。社會不公的問題還是要解決的,不然的話還叫什么社會主義?我們國家還窮啊,發展是硬道理,有的事不得不往后放一放。我們這些當官的,在沾了改革的光之后還是需要捫心自問的。”
    在新房子裝修的問題上陸國杰還是十分謹慎的,他讓辦公室主任吳建平出面找到一家裝修公司,交給吳建平三萬元,按照這個標準簡單裝修一下。并特意叮囑吳建平,千萬不要說是我的房子。
    晚上,陸國杰打電話把買房子的事告訴了戴曉云,戴曉云警惕地問:“這里面不會有陷阱吧?”陸國杰詳細談了買房的情況,戴曉云這才放心。放下電話,陸國杰想把準備搬家的事和姚佳說一說,可姚佳家的電話就是沒人接。陸國杰想這么晚她能上哪兒去呢?
    星期天,姚佳一天都在找房子,幾乎走遍了清河大街小巷,滿街找租房的廣告,她在好幾個電線桿上看到董彬貼出的賣房廣告,難過地幾次落下淚來。姚佳根據租房廣告,一連看了幾處房子,談了好幾家,都沒談成。所看的房子不是太大,就是價錢太貴,要么就是離上班的地方太遠。直到晚上才在鐵路小區以每年五千元的價格,租到一小套一室一廚的房子。姚佳一天都沒吃飯,晚上回到家已是筋疲力盡,想起電線桿上出售這套房子的廣告和一天的遭遇,抱著枕頭無助地大哭一場,醒著哭,夢里還是哭……

【字體:
北京pk拾稳赚计划 赤壁市| 古浪县| 东明县| 稷山县| 黄浦区| 金华市| 新泰市| 南宁市| 固安县| 濉溪县| 奉贤区| 海宁市| 赫章县| 周宁县| 衡阳市| 喜德县| 南昌市| 宁国市| 当涂县| 邹平县| 迁西县| 乡城县| 上栗县| 泾川县| 堆龙德庆县| 六枝特区| 兴义市| 内黄县| 浦东新区| 攀枝花市| 富裕县| 玉龙| 七台河市| 保德县| 青浦区| 彭山县| 镇康县| 盖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