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學校概況 > 正文內容

《領導班子》 第一局部 引導班子 四十一(2)

作者:admin888 來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5-10-17 瀏覽次數:

    領導班子 四十一(2)
    陸國杰被何強無所害怕的精力激動,從這件事上能夠看出一個人的品德。何強最大的特色就是認真求實,工作中敢于負責,不畏艱巨,不怕得功臣。陸國杰苦口婆心地說:“不能把這個問題懂得為得罪人的事,要從工作大局動身。假如得罪了人對工作有利益,咱們得罪也值。如果得罪了對今后工作有害,那就要趨利避害。拆遷費一分錢都不能多給,這個準則不能變。你看這樣行不行?海濱浴場南門外,本來籌備公然招標的那十幾間門市房,不要招標了,以優惠價錢分給趙啟武一間作為彌補。”
    何強說:“這樣對拆遷戶不公平啊!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我們對拆遷戶公平,誰對我們公正?為了大的公平,不得已搞點小不公平,兩害取其輕嘛。
    何強說:“我清楚了。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剩下的十幾間留著堵槍眼吧,給誰,怎么給,由你來控制,有問題我來負責。”放下電話陸國杰對洪安和說,“你不是專門反**嗎?你反啊!”
    洪安和說:“這事沒措施反!當真追究起來不外是打了個電話。可是這一個電話就值好十多少萬。說是要追究說情的,怎么查究?人情泛濫,人情化的操作,這就是社情民心。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我們也別光長著嘴說別人,我也是這類**的介入者。**景象不僅僅是個政治問題,也是個經濟問題,更是個文明問題,看看中國的歷史吧!哪一個王朝不是因**而亡?其興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文化的繼續性表明**也是有傳統的。所謂劣根,實際上是文化病。千年沉疴急不得,只能緩緩調節。”
    洪安和說:“現階段一些**是不可防止的,在必定意思上說,存在是公道的,有**的泥土,有**天生的環境前提,還有病根,現在只能是把持,避免泛濫。**這個病可不是一個方子,一劑藥就能治好的。有的人說濁世須明刑重典,見一個殺一個就好了。實在沒那么簡略,公安局每天都在抓人,犯法的人還不是前仆后繼?”
    陸國杰笑道:“用前赴后繼來形容**真是太貼切了。現在還有人把西方民主政治作為反**的良藥,實際上只有看看意大利、菲律賓、印度就知道了,這些國度所謂的民主政治更**,**和刑事犯罪一樣,反**是全世界面臨的獨特課題。”
    兩人正說著,秘書小戴又來到洪安和辦公室。
    陸國杰問:“又是誰打電話來找我?”
    小戴說:“組織部關部長從省里打電話找你,他說劉永華書記在省里開會時中風了,現在住在省國民病院。”
    陸國杰問:“當初情形怎么樣?”
    小戴說“不明白,關部長在電話里沒說。”
    陸國杰即時打電話找關浩訊問劉永華的病情。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陸國杰和高思驅車二百公里,專程到省人民醫院去探訪劉永華。上午十點,陸國杰和高思來到劉永華的病房。劉永華意識很蘇醒,見到陸國杰和高思微微點了拍板,因中風半邊臉有點歪。關浩說:“昨天中午我們幾個回來省城,準備吃完午飯后趕回清河。在一家飯店門口,我們把車停好,服務員領著劉書記和我們幾個一起來到一個小餐廳。劉書記說他累了,靠在沙發上休息。我和蘇局長點菜,問劉書記要什么菜他也不答復,菜上齊了,我叫他吃飯他還不許可,我認為他睡了,想去拉他,發現劉書記流著口水。這才發明他中風了,我們幾個立刻把他送到了醫院。CT檢討成果是輕度腦出血,醫生說臨時沒有性命危險,他現在感到左半身麻,語言有阻礙。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永華你安心養病,工作的事你不要斟酌。”陸國杰對先期趕來的劉永華的愛人說,“嫂子,你千萬別著急,有什么艱苦直接找我……”陸國杰談話的時候,注意看著劉永華的反映,劉永華的表情解釋他的意識清晰,只是表白難題。
    從省城回來的路上,陸國杰對高思說:“永華這一病少說半年不能工作,今后市委的日常工作就交給你了,縣級機構改革,還有六月份的黨代會的預備工作,原來是交給永華的,現在你要全面負起責任來。我雖然是書記,但缺乏黨務工作經驗,搞經濟是我的強項,黨務工作就指望你了。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其余工作都好說,就怕機構改革工作我干不了。”
    陸國杰問:“為什么?”
    高思在手上寫了個“關”字。
    陸國杰知道他是指組織部長關浩,關浩干了近十年組織部長,機構改革的詳細工作都要由組織部來具體做,年青的書記領導老資歷部長確實有點難度。更何況機構改革必定會涉及一局部干部的好處,是個得罪人的工作。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我找他談,讓他幫助你的工作。”
    高思搖搖頭。
    陸國杰知道他有話在車里不便說,便更換話題說:“你從省委黨校回來以前,我是一手硬一手軟啊。我到清河一年多,經濟發展,物資文明有很大提高,精神文化沒什么起色。你回來,在不到四個月的時光里,全市的精神文明有了很大的先進,特殊是城區的幾個文昭示范街區讓人覺得面孔一新啊!宣揚工作也有了新起色。這么短的時間就有了新變更,不輕易。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這都是依照你的請求干的。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這是中心的要求,我以前沒干好,你回來就干好了,這闡明你這方面比我強。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這可不能這么說,你管的面太寬顧不過來,管這項工作的人又沒負起義務。”
    陸國杰曉得高思說的是李巖。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我對這位至公子是一點方法也不,他這一級不是我管的干部,干焦急使不上勁。一項工作干得好壞,要害在干部。不負責任的干部,比對貪幾個錢迫害更大,一個處所一方面工作的缺點造成的喪失,相對不是多花幾百萬、幾千萬就能解決的問題。搞科技、搞經濟須要人才,搞政治和行政治理同樣需要人才,你看看我們的干軍隊伍,其中有多少人才?改革年代尤其需要有所作為的干部。最近聽到有些流言蜚語,說我保護貪官。我否認我維護了幾個干部,這幾個人有點經濟問題,但都不太重大,我掩護他們是由于他們的工作干得好,有作為。我寧肯寬容那些固然有缺陷,然而能為老庶民干事的強人,決不寬容那些碌碌無為的庸才。對干部來說,庸碌無為才是最大的毛病。一個地方如果沒有幾個能人就會逝世水一潭。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我一回來就聽人說,這位陸書記最恨不干事的干部,現在干部們投你所好,千方百計想干出點成就給你看,全市的工作一下子活了起來。但你留神沒有?自從你去年表彰了大鄉鎮的十件實事,今年有半數以上的鄉鎮工作打算里都列了要在年內實現的幾件實事。”
    陸國杰笑了:“一把手要是貪財,就有人給我送錢。一把手要是好大喜功,就會有人給我報成績。你的提醒很主要,癥結要務虛。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我可沒說你好大喜功。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會說的趕不上會聽的了,說了別不認賬。”
    高思笑了。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人干出點成績就會自我膨脹,你今后多提看法,多提示我。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我才不上你當呢,老虎**就這么好摸啊?”
    “你不是摸了一下沒事嗎?”
    “那我心里也懼怕。”
    陸國杰和高思個人來往并未幾,對高思卻有著超乎尋常的信賴和尊敬。陸國杰以為高思是個不可多得的黨務工作人才。無論是實踐程度,實際教訓,仍是翻新精神都是值得稱頌的,沒到不惑之年就修煉得如斯靈通,讓陸國杰心生信服。
    回來清河,陸國杰直接來到高思的辦公室,跟他接著談機構改革的問題。陸國杰問:“機構改造工作你怎么干不了?”
    高思說:“我有兩點理由。第一,這項工作一直是劉書記管的,我只是在他有病期間常設負責這項工作,而這項工作需要一年半載才干完成,當前還要交給劉書記或是新來的人來管。開頭沒參加,我旁邊插一扛,結尾我還管不著,這個工作我怎么干?”
    陸國杰說:“從病情看,永華恐怕很難再回到工作崗位上了,這事不能拖,你不干我交給誰?非你莫屬。”
    高思說“第二點理由是,關浩是老部長了,機構改革始終是由組織部詳細實行的,我很難引導他。關浩當了十年部長,這棵老樹積重難返,枝繁葉茂。怎么改?他心中早有定式,容不得我插手啊。劉書記尚且在局外,我進得去?”

【字體:
北京pk拾稳赚计划 大渡口区| 启东市| 新安县| 曲水县| 南华县| 望城县| 南丰县| 汽车| 都江堰市| 嫩江县| 阜新市| 长岛县| 石台县| 合肥市| 凤翔县| 锡林浩特市| 昌黎县| 肇东市| 兴城市| 宜宾市| 栖霞市| 贺兰县| 青铜峡市| 施甸县| 扎鲁特旗| 固原市| 禄劝| 晋江市| 湛江市| 南开区| 黎川县| 马尔康县| 马公市| 巩留县| 铁力市| 习水县| 五指山市| 福鼎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