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ember 15 2016

儒雅背后的“瘋狂”——我眼中的奮斗者:鄒江

“鄒江呢?”

“他啊,又加班去了,除了加班他還能干什么!”

每當我碰到鄒江博士的愛人小周,聊起鄒博去向的時候,我們的相互問答幾乎每次都是同樣的。

這一年多來,我所了解的鄒江似乎只有兩個主旋律:加班、出差。他對工作的執著和投入,有時候讓人覺得近乎瘋狂。

板換項目是三花新能源汽車熱管理系統的關鍵產品項目之一,鄒江博士是項目開發負責人。項目剛剛啟動時,首先瞄準突破美國某著名電動汽車企業。這是全球電動汽車研發和商業化走在最前列的企業之一,其領導人以瘋狂的夢想和善于創造奇跡著稱。三花面對的競爭對手都是國際大牌企業,在技術、生產、品牌和市場關系等各方面都要成熟得多,并且捷足先登已經給客戶送樣。如果從SWOT角度來分析三花的競爭優劣勢,估計分析下來會是一身冷汗:劣勢太明顯了,我們可以說沒技術、沒設備、沒經驗、沒人才;除了一臺真空爐和像爐火一樣的激情外,我們幾乎啥也沒有。

但是,鄒江和他的團隊絕不放棄一線希望,積極向客戶爭取,最終說動客戶愿意給我們一個機會。而客戶也要求這一項目到明年年中就要SOP。時間就是那么緊迫,任務就是那么嚴峻。用鄒江的話來說,與其扯淡不如立即動手去干。接下來的鄒江就跟瘋子一樣運轉起來,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當中,不分晝夜,廢寢忘食。一個儒雅的文弱書生就這樣變身成為提刀上馬的大將。

產品開發的準備時間非常緊張,產品設計也因為競爭對手的事先存在而受到很大限制。一方面,我們此前只是做了一些原理性的仿真和設計,根本還談不上成型的“產品”;另一方面,我們的團隊成員也都不是資深成熟的工程師,很多試驗都要摸索。離原定送樣的期限還剩幾天,而樣品做出來還存在內漏。我真不知道那幾天鄒江和他的團隊是怎么一起渡過的!需要再設計、再采購、再打樣、再測試,原本需要30多天的過程,鄒江團隊只用了6-7天就拼完了。最終的結果,就是鄒江帶著合格產品親自去了美國!

在產品送樣測試的過程中,主要競爭對手某國際換熱器頂尖企業突然提出了新的設計方案,比現有各競標方案具備明顯的成本優勢。客戶的天平立刻傾向了他們。但鄒江和他的團隊執拗地利用自己在換熱器領域的專業知識,詳細論證分析后遞交客戶一份技術報告,提到了競爭對手的可能設計風險,并利用仿真技術給到客戶一個精確的參數區間。結果,客戶測試競爭對手的產品后,其測試數據就是鄒江給出的區間里。最終客戶接受了鄒江團隊的技術分析結論,轉向了三花解決方案。這件事情對板換項目而言具有里程碑的意義:客戶認識到三花不僅僅是一家以客戶為中心、能夠對客戶需求做出迅速響應的供應商,也是一家有著較強自主技術開發能力、能夠切實解決客戶需求的“技術痛點”的供應商。

回顧產品開發的過程,汽車換熱器這么一個“鋁疙瘩”,從設計到工藝、設備、工裝等各個環節,每一個領域都是難關險道橫亙。鄒江作為這個產品的技術負責人,需要面臨巨大的壓力:例如投資近億元的技改、客戶只有不到一年的項目SOP目標,還有團隊的創建、溝通和磨合等等,都是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力。從白手起家瘋狂拼搏的日日夜夜,到今天行業破冰的曙光初現,整個過程我覺得已經不能用“有責任”、“敬業”這樣單薄的詞語來形容鄒江了。也許只能說,是鄒江把“三花事業”作為“自己事業”來看待吧。有人這樣問過鄒江,“你為什么能這么持久專注的瘋狂拼搏,有沒有堅持不下去要動搖的時候?”鄒江這時又恢復了書生的儒雅和淡然,輕然道來:“我聽人說過這樣一種生活境界:當你老了,牽著小孫子的手出門散步,走過自己設計產品的旁邊時,你可以很驕傲的跟小孫子講:這是你爺爺開發的產品!我很向往這樣的境界!”

話又說回來,這樣的“境界”不是輕輕松就能追求得了的。如此瘋狂的拼搏,必然會或多或少的影響到家庭。鄒江在愛人懷孕那段時間,請父母來杭州幫忙照看。有一次吃飯閑聊時,鄒江跟我說起,“我好像很久沒跟父母碰面了!”我當時就有些詫異,“他們不是住在你家嗎?”他說:“是的。可是我每天晚上回家時,老人家睡得早,他們早休息了;我每天上班的時候,老人家起得早,早出去溜達了。反正,我幾乎和他們倆碰不上面。”后來,我跟鄒江的愛人小周說起這個軼事,小周補了一句,更讓我感慨,“這樣說來,他好像女兒也沒怎么見過吧?”

今年10月底,公司隆重舉辦了科技創新大會。那一天,鄒江在國外出差沒能參加這次盛會。我替他把“科技成就獎”的獎杯帶回杭州,并第一時間送到了鄒江的愛人小周手上。我想:鄒江需要這個獎杯,小周更需要這個獎杯!

文/三花汽零  程小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