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教學教研 > 教師論文 > 正文內容

網紅學院 實為培養班 學員并非清一色 錐子臉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7-10-02 瀏覽次數:

網紅學院實為實訓班 學員并非清一色錐子臉 學生在接收網絡直播技巧練習。

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 重慶工程學院創辦“網紅學院”,近日成為網絡話題,“熱搜”排名前列,也引發社會各界爭議。

反對者詬病該舉動自身“不夠嚴正、不夠感性”,有人責備學校“不務正業”,甚至“有病”、“有傷風化”;支撐者吶喊“放下偏見”,認為這“可能探索出一條校企合作的新模式”,表示此舉“不是洪水猛獸,高校嘗嘗不妨”。

那么,“網紅”課程是如何走入大學課堂的?這一“網紅學院”畢竟是什么性質?學生將會在“網紅學院”學習什么?學生是否需要為這個看上去噱頭十足的“學院”埋單?日前,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實地進行了深刻考察。

網紅學院實為實訓班 學員并非清一色錐子臉 學生正在上直播鑒賞與案例分析課。

“用網上直播完成銷售,有什么不能夠呢?”

9月27日,重慶工程學院管理學院市場營銷專業2014級本科生張晗在該校的“網紅學院”課堂上,完成了自己生平第一場“網絡直播”。

五官精巧的她留著披肩發,衣著活動短袖和板鞋,看上去與校園里的其余大學生不兩樣,事實上,她仍是“學霸”,曾經取得過國度獎學金。

“平時我也會偶然玩一會電子游戲,有時會看一下‘網紅’直播打游戲,可是我此前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做‘網紅’,親自完成直播,”她說,第一次網上直播“感覺有趣,更多的是緩和。”

在幾分鐘的直播中,張晗選擇了向網友們分享自己如何挑選和應用面膜。

在她看來,這次“吃螃蟹”的舉措,其實契合了自己小小的夢想。“我是學市場營銷的,也妄想著畢業后能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,我始終在找尋那條能輔助我實現夢想的具體門路,今天,我找到了謎底,就是用網絡直播來進行市場營銷。”她說,“當初的年青人都是‘網絡化生存’,都喜歡看直播,如果能通過直播的方式完成自己所推介的面膜的市場銷售,有什么不可以呢?豈非市場營銷就不能‘觸網’?未必市場營銷就只應該在店面、電視或者戶外廣告中完成?”

進入“網絡學院”學習多少天當前,她實現了從對網絡直播“啥都不懂的‘菜鳥’”變成“曉得了根本的弄法”的那個“進入到門里邊的人”。

汪夢園是和張晗統一學院的電子商務專業2015級專科生,她喜歡唱歌,曾在學校的才藝大賽中拿過三等獎。

她接觸直播大概有一年時光,在多個平臺開設了賬號,用自己的歌聲播種了萬余名“粉絲”。

“我進入‘網紅學院’,完全是服從自己的心坎,”汪夢園愿望能學習“網紅”知識。“社會上有些人對‘網紅’存在成見,感到‘網紅’就是搔首弄姿、各種不堪,實在,我們所盼望的是能在網絡上更精準、更高效地完成市場營銷的‘網紅’。”

她相信經由3個月的學習,會對網絡直播懂得更多,能有更大的提高。

她先容,“網紅學院”講解的內容,既有網上營銷理論,又包含傳播心理學知識,也有詳細的業務領導,此外,還有跳舞、形體、發音、溝通等方面的內容。

這樣的教養內容,讓另一名“網紅學院”的學生蔣微感覺受益匪淺。

“是的,我做那場直播時有人‘黑’我,”面對記者采訪,她說著說著便哭了出來,“以前,我在四周人的眼中就是一個‘丑小鴨’,不愛好裝扮,長得也不夠美麗,現在,我很自豪自己完成了一場網上直播!這是一份成長。”

“我以前基本不敢信任自己能做網絡直播,而今,我至少可能英勇地在網絡上對著生疏人說話,我至少更自負了,能放得開了。”她說,從事電子商務行業需要具備與陌生人溝通的才能,在網絡對人們的生涯和花費的影響越來越大的時期,學會如何“在網絡上談話”,是電子商務專業的學生的技能,“我甚至以為這是不可或缺的技能”。

基于此,在學院頒布將舉辦“網絡學院”的新聞傳播開來以后,她就大膽地報了名,迎接新的挑釁。

報名并入選的19人中,還包括3名男生,該校“偶像”級別的胡力丹是其中之一,他曾經獲得紅極一時的方言音樂綜藝節目“13億分貝”的西南賽區冠軍。

“網紅學院”學生最初有19人,而今剩下了18人,這名分開者自稱是因為身材起因。

堅守者并非想象中清一色的“大雙眼簾”、“錐子臉”,也沒有穿奇裝異服。假如不上直播,簡直沒有人能認出這些“網紅”。他們和一般大學生看上去并沒什么大的不同,不外每一名“網紅學院”的學生在采訪中都將身體挺得筆挺,對話時微笑著看著對方。

這些“網紅學院”的學生表現,急切地盼望把握網絡流傳的實踐和技能,晉升綜合素養,在“網絡營銷”這個市場營銷的細分范疇里找到機遇,轉變自己的運氣。

在這方面,廖曉億顯得更為迫切。“我生長在鄉村,是外婆帶大的‘留守一代’,”她說,“我想試一試,看能不能沿著網絡營銷這條路走得更穩更好一點,對此我有一點小高興。”

這些學生都表示是被迫報名參加的,對“網紅學院”從天而降的“爆紅”,以及混淆其間的各種“點贊”和“口水”,他們感到吃驚。

“我們無非是想學習和控制網絡直播的知識和技能,”留著齊耳短發的陳蓓蕾深信“網紅”行業有宏大發展潛力。

她甚至開端為本人剛起步的“網紅”生活寫好了劇本:“我想以‘網紅’作為一種營銷手腕,在娛樂化的內容中——比喻說一個搞笑的小故事里——奇妙地植入廣告,到達產品推廣目標,這樣觀眾也更輕易接受。”

網紅學院實為實訓班 學員并非清一色錐子臉 學生正在上直播鑒賞與案例分析課。

“網紅學院”不是院系,更不是一門學科或專業

在校方人士看來,“網紅學院”僅僅是一個校企協作名目。重慶工程學院治理學院是該項目的校方實行單位,院長是47歲的簡玉剛。在他看來,“網紅學院”并不是大學里的院系,更不是一門學科或者專業,“而是在網絡直播工業發展迅猛的背景下,由學校和行業單位配合舉行的專業訂單培育班。”

他在重慶大學畢業后,在企業從事了12年的市場營銷,此后棄商從教,迄今在重慶工程學院工作了13年。

簡玉剛對于“網紅學院”的構想中,將其定義為以“適用”、“實戰”為主要特點的“專業訂單培養班”,“學生通過這段時間的系統學習,能基本掌握網絡直播的知識、法則和方式,畢業后,能夠勝任通過網絡直播去實現企業營銷推廣、傳播品牌等相關工作。”

“網紅學院”出生后發生的驚動跟喧鬧,遠遠超越簡玉剛最初的設想,這讓他“覺得了壓力”,也感到“身上的義務重大。”

“我事后剖析認為,可能是‘網紅學院’的提法讓一部門人造成了曲解,”他不無為難地說,最初也曾想過諸如“網絡直播學院”“新媒體學院”等提法,“但總感覺與行業的符合度不夠,后來還是取舍了‘網紅學院’這個稱謂。”

在他看來,輿論大嘩與人們對“網紅”的意識不一致有關。

簡玉剛認為,所謂“網紅”,是指在事實或者網絡生活中因為某個事件、某種專長、某個行動而被網民關注,從而走紅的人,或者是長期連續輸出某一種思維或者知識而走紅的人。

“然而,‘網紅’中大批存在的泛娛樂化甚至‘打擦邊球’的景象,讓部分人為‘網紅’貼上了低俗的標簽,不禁分辯就一棍子打逝世,”他說,“但是,這種見解并不完整準確,也有鼓勵人心的正能量‘網紅’、有專業化程度很高的‘網紅’、有讓網友失掉各種啟發的‘網紅’,我們試圖打造的‘網紅學院’,是設破在我們學院內的一個培訓項目,主要目標是培養擅長通過網絡直播手段達成營銷推廣、品牌傳播的職業化、專業化‘網紅’。”

正由于此,“網紅學院”的提拔對象被限定于市場營銷和電子商務兩個專業的應屆畢業生,“這些學生通過此前的學習,已經積聚了市場營銷、電子商務專業相干的基礎常識和技能。”

“從根本上說,這是一個校企合作共建的訂單培養班,”簡玉剛說,該項目是校方和重慶某文明傳播有限公司合作推動的,雙方于今年上半年達成協定,7月3日舉辦簽約典禮,9月15日,在學校進行首批學員選拔宣講會,9月19日開班,9月20日開始正式的實訓。

在設想中,“網紅學院”的學生完成培訓后,可能會到合作方的企業或行業里的其他專業公司去工作。“我們生機,這批學生能成為真正意思上的職業化、專業化的‘網紅’,并實現自己的幻想。”

據悉,在應屆生中設立類似訂單班,是該校業已推行多年的做法。以管理學院為例,305名2018屆市場營銷本科畢業生中,有57人參加了江小白訂單培養班、30人參加了三福百貨有限公司訂單培養班,62人參加了廣匯中汽西南汽車有限公司訂單培養班,共計149人。這種“量身定做”的培養方案,試圖復制出今后的工作環境,讓學生在正式進入該公司工作前就能夠上手,滿意企業用人需求。

這3個訂單班都有自己的稱呼,而第4個訂單班則抉擇了“網紅學院”,這也為爾后的偉大爭議埋下了伏筆。

“網紅學院”的課程部署很緊湊,從上午10點到12點,下戰書2點到5點,晚上還有2小時課程。

在簡玉剛的假想中,3個月的“網紅學院”包括三個階段,首先是“理論”的部分,主要由學校和企業派出的老師完成,讓學生知道“‘網紅’是什么”;而后是“實戰”的部分,重要由行業里的專業人士授課,讓學生知道“怎么做‘網紅’”;最后是“提升”的部分,試圖讓學生能理解“為什么應該這么做”,并在語言、禮節、形體、基本功、職業道德等方面進行全方位的提升。

進行網上直播的“實戰”時,老師和學生并不會接受網友的打賞,但在教學中,會教會學生如何與網友互動。

他說,學校打算組建20個基于行業的專業直播間,“每個直播間對應化裝品、服裝、茶藝、時尚飾品、珠寶等不同領域。”

“我們不是培養網絡藝人,”他強調,學校會對全部的教學進程進行同一支配,“網紅學院”和其他“訂單班”一樣,“是專業實際教學的一部分,我們沒有額定收學生一分錢,以后也不會收取。”

“以后取名須要斟酌更周全”

引發此次軒然大波的重慶工程學院,是一所3年前剛從專科院校升為本科的全日制普通高校,其前身是2001年8月成立的重慶正大軟件專修學院。目前在校生已近15000人。

學院黨委書記、常務副校長張業平是參加學校開辦的元老之一。

“我們不能舊調重彈,依著‘葫蘆’去‘畫瓢’,必須堅持翻新發展,”張業平說,學院的發展最基本的方略就是產教聯合。專業造就計劃要請行業人才進行會診、老師步隊要引入行業的高等技巧人員、學生要進入行業進行實習實訓、學生的學習和就業都要強烈的行業導向,“總之一句話,我們必需依據行業的需要、行業的變更來培養學生,讓他們成為行業可以用得上的人才。”

在教學上,學校也保持先完成通識教育,再進行專業教育,最落后入訂單式的行業教育,“之所以這么強調行業教導,是因為我們的目的是讓學生掌握在以后工作時所需要的技能。”

“這次‘網紅學院’固然引發了很大的爭議,但對校方來說,我們的本意是推出一個產教結合的詳細抓手。”他表示,之所以辦“網紅學院”,就是響應“互聯網+”行業的迅猛發展,“社會需要網絡直播、市場營銷需要網絡直播。”

他說,網絡直播已經成為企業營銷傳布、品牌推廣的中心渠道之一,咱們留神到,“網紅”作為網絡直播的核心承載方法,已經超出主播的概念范圍,構成了一個互聯網經濟的新業態。

他用數據說話:2016年12月用戶規模達3.44億,占網民總體的47.1%,月活潑用戶高達1億,用戶總數較2016年6月增加1932萬。在市場規模方面,網絡直播的市場范圍從2015年的約90億漲至2016年的約150億,增幅高達67%,預計到2020年將長成千億級大產業,成長空間巨大。

《2016中國電商紅人大數據講演》預計,2016年“網紅”電商產業產值瀕臨580億元國民幣,相稱于伊利2015年全年營業額。今年9月,武漢市政府投資50億元樹立中國第一座網紅小鎮。

基于這些數據,他認為,不用對“網紅”談之色變,“當代的大學生掌握網絡傳播的基本知識和技能沒有壞處。我們所推出的課程,本身與市場營銷、電子商務專業人才培養是直接相關的,即便學生以后選擇不從事與市場營銷、電子商務專業相關的工作,這些技能對學生的職業生涯的久遠發展也有用途。”

張業平說,學校與企業發展校企合作項目,在學生意愿的條件下,領導與行業直接相關系的市場營銷、電子商務專業學生加入項目專業培訓,構建學生體系化的網絡直播、營銷推廣、品牌傳播、新媒體經營等專業能力。

張業平表示不會因為“網紅學院”帶來的紛爭而搖動產教結合的發展思路。此“學院”非彼“學院”,本質上就是一個校企合作的訂單班,類似做法的在職業教育領域亙古未有。“用術語講,也就是行業學院,或者跨專業虛構學院,這也不少見。”

 

“今后我們在推出這樣的概念時,應該當時多吹吹風,明白界定我們的‘網紅’概念,打消一些誤會,防止部分人呈現一據說某個名字,就不問青紅皂白地加以當頭棒喝。”他說。

“另一個啟發是,今后在摸索相似的校企合作辦學抓手時,對項目的取名應該更加謹嚴,應當考慮社會的接受度,我們的初衷是對應‘網紅’這個行業,但社會上可能將其聯想到局部行走在灰色地帶的‘網紅’職員。”他說,“因而,以后在取名時需要考慮得更為周全。”

他表示,學校將在具體的教學過程中引誘學生形成正確的價值觀,不能對“網紅”、“主播”等行業適度推重。

【字體:
北京pk拾稳赚计划 左云县| 天门市| 福清市| 将乐县| 九寨沟县| 闵行区| 卓尼县| 志丹县| 广安市| 南陵县| 南康市| 石棉县| 乌拉特中旗| 香港| 鄂托克前旗| 黑河市| 天台县| 临潭县| 白河县| 长沙县| 云浮市| 武隆县| 吴旗县| 侯马市| 田林县| 周口市| 黑山县| 宜兴市| 宜兰县| 遂平县| 六安市| 淮北市| 怀集县| 平乐县| 伊金霍洛旗| 浦城县| 鄂温| 达孜县|